忍者ブログ
你,我从来所爱的黑暗,我爱你甚于爱火焰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虽然实习对着电脑一整天不算,老板还抽烟抽很凶,眼睛疼啊orz

埃斯库罗斯的《俄瑞斯提亚》,上海译文83年版,灵珠译。
我终于还是借中文的回来看了(血泪),效率果然少许高那么……一点

有些脑补的段落摘下来存着再说



当苦痛的追忆轻轻
在梦寐中一滴滴滴入心灵,
倔强的心也应清醒,
这是威严座上掌舵的神明
强使人接受的恩情。


他一旦负上命数的羁牵,
他的心情立刻起了改变,
不敬畏神明,不洁又不虔,
从此胆大妄为,转向恶念。


以后的事,我不说,也未见,
但先知的方术必定灵验;
正义把智慧判予苦命人。
未来的事情,当一旦实现,
你便知道了,现在且不谈,
不必无病呻吟,未悲先叹;
到黎明,它将大白于人前。

哀哉,薄命人自伤厄运的穷途,
在苦味之杯中加上我的痛苦。
你为什么带我走上这条末路,
只为了和你同死,安有其他乎?


此刻我的预言,不再像一个新娘,
燕尔新婚,要透过面纱来看风光,
却像一股晨风吹向东方的太阳,
清新而明朗;所以宛若滔天白浪,
狂澜滚向阳光,这痛苦更加悲壮!


嗟乎!众生之命途!一时青云独步,
不过像浮光掠影;一旦堕入泥途,
只须湿海绵一抹,便抹掉这画图;
相形之下,还是后者更可歌可哭!


[花冠比喻血色,又指做新娘]


血流落地,无踪无迹,无血浆。
你必须自己先痛饮,
这鲜红的美酒,使四肢舒畅,
我就从你身上痛饮罪恶之浆。
你在生时,我要算账,
我要把你拉下地狱,无限悲伤,
你残忍地杀母亲,你必须还偿!


不论阿波罗还是雅典娜的力量,
都不能搭救你于灭亡,
你是完完全全完了,完了,
在幽灵中间流浪,流浪,
再也没有任何的欢畅——
你做了下界的无血的牺牲,
像幽灵中间的幽灵一样。
答我啊,为什么一声不响?
那么,你就是我的祭品馨香,
不像一个祭牲在祭坛上,
你会活生生的看到
你的血变了我的食粮。
听吧,你属于我的卖身契在演唱!


杀人者亡命,哪里是他的终程?
逃到的地方,是欢乐和欢欣并不流行。


上苍厌恶的,最可厌的妖魔,
他可以脱下枷锁,
他的罪还有一点救药,
救济的方法还许多,
但是一个人一旦辞世,
尘土把他的血流吞没,
便再也不能起来生活,
就是我父宙斯也无可奈何,
即使他可以把万事重新安排,
不花力气,不用呼气一呵,
即使他可以颠倒乾坤,
把事事物物翻转过。


嗯其实还有一句,是说无所畏惧的人不懂正义为何物,不过在车上看的,一时半会找不到原句了,便算了吧。

昨天睡觉之前想好一个跟机器人聊天的PARO,结果今天晚上又忘了……orz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Long Day's Journey into the Night HOME 相方生日快乐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此身非我有
HN:
淇奥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Don't try to fix me
I'm not broken
近乡情更怯
楼高四面风
杏花疏影里
穿林打叶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