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你,我从来所爱的黑暗,我爱你甚于爱火焰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古代粗野的原始人的在行动上所表现的那种勇敢到了我们近代人身上却只能表现在被动忍受上。就连我们自己的祖先,尽管也是些野蛮人,在忍受上所表现的勇敢比在行动上所表现的勇敢也还是更伟大。我们北方民族的古代英雄的英勇特征就在于压抑一切痛感,面对死神的袭击毫不畏缩,被毒蛇咬伤了就带着笑容死去,既不为自己的罪过也不为挚友的丧亡而表示哀伤。巴尔纳托科(译者注:丹麦《约姆斯堡传奇》中的英雄,约姆斯堡城的建立者)给他的约姆斯堡的人民定下一条法律,对一切都不许畏惧,永远不准说“畏惧”这个字眼。
希腊人却不如此。他既动情感,也感到畏惧,而且要让他的痛苦和哀伤表现出来。他并不以人类弱点为耻;只是不让这些弱点防止他走向光荣,或是阻碍他尽他的职责。
凡是对野蛮人来说是出于粗野本性或顽强习惯的,对他来说却是根据原则的。在他身上英勇气概就像隐藏在燧石里的火花,只要还没有受到外力抨击时,它就静静地安眠着,燧石仍然保持着它原来的光亮和寒冷。在野蛮人身上这种英勇气质就是一团熊熊烈火,不断呼呼地燃烧着,把每一种其他善良品质都烧光或者至少烧焦……

斯多葛派的一切都缺乏戏剧性,我们的同情总是和有关对象所表现的苦痛成正比例的。如果人们看到主角凭伟大的心灵来忍受他的苦难,这种伟大的心灵固然会引起我们的羡慕,但羡慕只是一种冷淡的情感,其中所含的被动式的惊奇会把每一种其他较热烈的情绪和较明显的意象都排斥掉。

人们不免想到西塞罗那样激烈反对表现痛苦是在想要教练格斗士。他仿佛认为只有在表现痛苦上才见得出缺乏忍耐,没有想到痛苦的表现往往并不出于自由意志,而真正的勇敢只有在出于自由意志的行动上才可以见出。……被定刑的或雇佣的格斗士按身份就得按照仪式去做一切和忍受一切。从他们那里不应听到任何哀怨的声音,也不应看到任何苦痛的痉挛。要让观众开心的就算他们的负伤,他们的死;所以格斗这种玩意就必须训练隐藏一切情感。稍微表现一点情感就会引起同情,而屡次引起的同情就会很快地迫使这种冷酷的把戏不能再演下去。但是在格斗场上所不容许激发的东西正是悲剧剧场的唯一目的,所以就要求一种完全相反的仪表。悲剧的主角一定要显示情感,表现他们的苦痛,让自然本性在他身上发挥作用。……有人气的英雄既不软弱,也不倔强,但是在服从自然的要求时显得软弱,在服从原则和职责的要求时就显得倔强。这种人是智慧所能造就的最高产品,也是艺术所能摹仿的最高对象。(译者注:莱辛趁便说出了他的悲剧主角的理想,也就是德国将来的伟大人物的理想。)


看前一段的时候脑补北欧脑补得泪流满面……太美了TOT,后一段的土豆家也……NICE土豆家!TOT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color
name
subject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德国贵族文化史——餐桌礼仪 HOME Blog100问
photo by 七ツ森  /  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
忍者ブログ [PR]
此身非我有
HN:
淇奥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Don't try to fix me
I'm not broken
近乡情更怯
楼高四面风
杏花疏影里
穿林打叶声